秋娜·菲(Akina Fay) 是一个 医学专业的学生 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2020年级的学生。

 

 

 

14岁生日后的几天,我被诊断出患有罕见的脑畸形,并接受了紧急脑部手术以防止脊髓解剖。

我十七岁生日后的几天,母亲被诊断出患有罕见的无法治愈的癌症。

我二十岁那年开始上医学院,开始将导致我们疾病的病理生理过程拼凑起来。

经过一年艰苦的住院,痛苦和折磨,我母亲22岁时在我的怀里去世。

在二十三岁的时候,我成为了医疗团队的全职成员。

我曾经是患者,护理人员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我从所有三个角度看过医疗系统。当医疗队在床脚下讨论我的情况时,我穿了不起描述的医院服,好像我不存在;我一直在床旁的椅子上,准备做任何事情来帮助我所爱的人;我一直是团队成员,在最脆弱的时刻帮助患者护理。通过这三个角色,我已经意识到成为一名专业人士和治疗师意味着什么,我每天都在努力将自己的生活经历带到医院,以尽可能最好,最人道的方式照顾我的患者。

每当我遇到新患者时,我都会保留过去的经验。我认为,与患者有关的最大错误就是对他们做出假设,并采用算法作为告知我们想法和决定的主要手段。每个患者都会受到其背景,价值观,期望和过去经验的影响。我相信,作为一名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我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倾听患者的声音,了解他们是人们而不是个案,并确定他们的生活目标。

我曾经遇到一位处于转移性癌症晚期的患者。她是诊所的常客,没有人能完全理解她为什么继续回来。有人告诉我“她的痛苦得到控制,所以她没有痛苦”,这很有趣,因为痛苦和痛苦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实体。当我去见病人时,我问她为什么要来诊所。她告诉我她感到多么孤独和孤独,好像周围的人都不了解她的处境和经历的一切。她担心自己会成为家人和朋友的负担,并且不想打扰任何人寻求帮助,所以她来到诊所。团队在一件事情上是对的:她没有痛苦。但是这个病人痛苦很大。她的症状没有病理生理学解释。没有多少教科书阅读可以让我为这次临床遭遇做好准备。

她需要我倾听她的声音,与她建立联系,并同情她,以度过她那残酷的痛苦。她需要我为她留出空间,在这个空间里她可以处理并表达自己的创伤。正如Awdish博士在回忆录中雄辩地说的那样 震惊,“我们在痛苦中彼此相处的能力是我们的本职。 […]在黑暗中彼此相爱是寻找和标记的东西。它在阴影中找到意义和目的。”

当我们以医学生的身份开始文职工作时,赌注越来越高,日程变得越来越繁忙。人们始终需要“做”,而忘记“做”的力量常常会被遗忘。作为治疗者,我们最重要的角色有时要在患者面前发挥作用,并为他们创造自我表达的安全空间。正是在那些时刻,我们在工作中建立联系并找到目标。最后,我们所有的患者都会死亡。这是人类生存的必然真理。这样,在我们还活着的时候我们彼此对待的方式以及我们彼此之间建立的联系才赋予了我们生命的意义。

治愈远不止是教科书医学。它不仅是药物治疗。治愈不是治愈的代名词,而是减轻,减轻和减轻痛苦的代名词。如果我们根据已挽救的人数来衡量自己作为治疗者的成功程度,我们将无法在职业中生存。相反,如果我们通过与患者建立联系的数量,因疾病而获得支持的人们以及我们所减轻的痛苦来衡量作为治疗者的成功程度,那么我们将真正治愈患者并在此过程中找到真正的意义,也可以治愈自己

通过不加判断地倾听,并为我的患者留出空间表达自己的真相,我们将一起发现不舒服的黑暗和阴影。从那里,我将真正出席会议,以帮助他们度过难关。一旦我品尝了他们的痛苦,在黑暗中与他们坐在一起,并且可以与他们个人相处,那么真正的治愈就可以从我们作为治疗团队一起开始。

就像保罗·卡拉尼西(Paul Kalanithi)在回忆录中写的精美 当呼吸变成空气时 “科学可能提供了组织经验数据,可复制数据的最有用方法,但其能力在于无法掌握人类生活中最重要的方面:希望,恐惧,爱,恨,美丽,嫉妒,荣誉,虚弱,奋斗,痛苦,美德。”作为医学的未来,我们有能力弥合科学与人类生活之间的鸿沟,使之成为一个凝聚的整体。